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体育

"川美油画之父"刘国枢

2018年05月14日 17:39    作者:    来源:重庆晨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刘国枢油画《红军到川北》

    99岁高龄的刘国枢先生,是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1945年毕业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1948年任西南美专西画科主任,后任教于四川美术学院,著名画家罗中立、高小华、程丛林、何多苓,都曾受业于他。今天是专栏的第2期,我们继续打望刘国枢先生的艺术人生。

    1.大画

    1950年代刘国枢在西南人民艺术学院时,就开始搞主题创作了,主题即工农民。“那一年冬天,就派我到重钢一厂去体验生活,1953年全国美展,我就创作了《送饭》,画的一个车间,工人上班很紧张,家属支持他们工作,就给他们送好吃的。那张画选上了全国美展,当时全国作协杂志《人民文学》就发表推荐了这张画。”

    接下来,刘国枢创作了自己1950年代艺术生涯三大油画之二《红军到川北》,出来后就参加全军美展,《光明日报》、《美术》杂志都发表了。随后,刘国枢就迎来画第三幅大油画的机会。1959年国庆十周年,人民大会堂、革命博物馆、军事博物馆等北京十大建筑落成。“军事博物馆通过美协找到我,要我画《飞夺泸定桥》。军博本来有一个创作室,专门有美工人员,可能因为泸定桥在四川泸定县,他们找个四川画家去体验生活更方便。这三张画是我自学苏联油画的成绩。同时,我在油画教学中,怎样进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就更加明确了。”

    2.震动

    刘国枢完成了自己艺术生涯三大油画后,各种运动开始,他发现自己不能画油画了。“我们绘画系分三个队出去,搞文化大普及,就是画各种各样的宣传画。我们把那个农民的墙壁到处都给他画起,管你答应不答应,画的是大萝卜、大茄子、大南瓜。”1970年代初期,川美招收了两届工农兵学员,校园里才重新有了大学的样子。刘国枢至今记得1979年北京全国文艺界代表大会对他的震动。“我是代表,那天坐在会场听邓小平发言。他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对我影响最深。他说文艺啊,文艺界说了算,领导不能横加干涉。文艺界即使有问题,也由文艺界自己来讨论解决。他这些话对文艺界是大震动,震动过后思想就非常解放了。”

    罗中立等川美77、78级油画专业学生,名家如云,改写了中国当代美术史,史称“川美77、78级神话”。“我认为这77级的出现,就是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们严格的基础训练,77级第一班的素描就是马一平上,77级第二学期素描是我上的;二是因为创作上是现实主义的东西。他们本来就有很厚实的生活底子,美术基础打好了,创作一下子就拿上去了。”

    刘国枢见证了当年的“川美旋风”。“北京一开全国青年美展和第几次全国美展啊,差不多一二三等奖都是我们四川美院拿了,引起很大的震动,有人建议说,干脆你们川美来北京开个油画展!我们过后就把学校的师生作品,一下拉到北京去开了两次油画展,北京又震动了。罗中立的《父亲》、程丛林的《1968年某月某日雪》、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还有高小华有两张画,一个是《我爱油田》,一个是《为什么》。北京有人看后说,这个势头已经构成一个学派了。”

    3.学生

    川美油画专业几代学生,刘先生差不多都记得到。“油画专业的学生比较少,最初只有十来个人,后来越来越少,因为毕业生在地方上主要是做宣传工作,学国画学版画,搞宣传比较方便些,当时油画专业不好分配。马一平就是1962年毕业的,他们那一班就只有几个人了。”

    而1956、1957年先后毕业留校任教的杜泳樵和王大同,属于刘国枢最早的川美学生。“杜泳樵油画画得不错,很有天赋,当时也是有文化底子的;王大同学习勤奋,我们师生关系非常好,去年他去世了,我非常沉痛。”

    他还记得罗中立寝室蚊帐的样子和自己带的第一个研究生何多苓的样子。“罗中立画《父亲》时还没毕业,还是下课后他自己悄悄在那里画的,非常刻苦。印象最深的是我走到他们寝室去看,他那个蚊帐颜色很旧,像被烟熏过,烂了很多孔。烂一个孔,他就拿一个不干胶贴到,蚊帐满处都是不干胶纸。我觉得这个学生他就没钱买蚊帐,三年级四年级画创作,他就把钱拿去买布来自己做油画布,因为自己做要便宜一些;何多苓很有天赋,他的脑瓜很聪明,又很容易接受新东西。现在回头看,对于77级、78级的学生,我们这个教学,当时还是有缺点,什么缺点呢?就是对于这些同学的艺术思想教育得不够,跟他们谈思想、跟他们谈做人,谈得不够。”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