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评论

老调 新谬 乱象

2018年06月14日 10:54    作者:修成文    来源:凯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4.25”以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蛰居美国。充当西方反华势力向我进行政治渗透和实施和平演变的马前卒、急先锋和走狗角色,这也是世界范围内不争的事实。邪教主李洪志每年通过其网站发“经文”指挥国内“法轮功”残余势力进行捣乱破坏已经成为惯例。从2017年李洪志所发“经文”来看,只有4月25日发泄私愤的歪诗《再造》一首,5月14日的《大法洪传二十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一次,8月26日《致法国法会》、9月2日《致日本法会》和只有9月不知何日的《致巴黎欧洲法会的贺词》等三次贺词。从其全年所发“经文”内容来看,《诗词》和《讲法》还是老调子,《贺词》也是老问题,主要还是从《讲法》中抛出新邪说、败露新问题。

  一、老调子

  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是邪教组织的特征,“法轮功”邪教组织表现得尤为突出。李洪志在4月25日的歪诗和5月14日的《讲法》中虽无新的花招,但字里行间还是暴露出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本性。

  1、反人类方面。在4月25日发表的歪诗中,李洪志开门见山地写道:“天地苍茫谁主纲,人世浑浑向何方”,这其中的“人世浑浑”既是对人类的诅咒,又有“天地苍茫”要主沉浮的野心。由此可见,反人类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首选。5月14日《讲法》中,李洪志不仅随意捏造历史的事件,而且敢吹嘘“我知道从始至终的整个过程”,妄称历史的发展“人类历史过程到今天这一步时,众神都觉得适合于最后正法时期用了”。既然历史发展到为法正人间,那么李洪志就可以欺骗信徒们跟他的“正法”,跟他继续走向“成神”路了。不仅如此,李洪志还吹嘘神韵演出的重要性,他还说“在这个完全负面的世界中”“神韵完全是以全善全美”,真善真美的最正面的因素表示“真的让世人很震惊”。在吹嘘神韵的同时,他还对人类世界加以诅咒:“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就是负面因素占领世界了。”其反人类的嘴脸暴露无余。

  2、反社会方面。李洪志在5月14日《讲法》中把社会形态说成“完全是负面的这样个社会形式”,“人的理智被负面因素控制着”。此语是对社会不满,因社会对“法轮功”邪教反对和排斥,故而使李洪志发泄对社会之恨。他说:“这种社会的压力使他们的信徒正面的因素越来越少,社会越来越堕落了。”看来李洪志对社会极度不满和仇恨,反社会是他的主观意识所致。

  3、反科学方面。李洪志在5月14日《讲法》中,不仅说“历史上经过不同时期的文明不只是一次两次”(因为李洪志说“地球五千年就毁灭一次”),而且讲“有时期完全和外星人一样有很高的技术”。所以当学员们提到“现在的孩子们都在玩电脑游戏”时,他告诉信徒们:“现在的电脑都是外星人控制的。”他还说“所以对人类,这些东西都是有毒害的”,他不但对科技的发展持反对态度,还说现代的科技“是在把人类带向不是人的状态中去”,这不仅暴露了李洪志不仅反科学的一面,其愚昧无知可见一斑。

  二、老问题

  众所周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之所以能够在西方主子那里得到一碗残羹剩饭,之所以能够得到西方主子的支持,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贻害人间,这与李洪志长期控制信徒们为“圆满”和“法正人间”而数典忘祖、到处惹是生非分不开的。为达到这一点,李洪志必须以欺骗的手段,引诱信徒们长期“学法、洪法、救度世人”。

  一是恐吓。李洪志在4月25日所发的歪诗中,先是以“成往败坏是规律”来恐吓弟子们就要“大难已到”,不按李洪志的邪说去办就要彻底毁灭,或是大难临头,接着就要求他们“世人尽快找真相”,只有“找真相”到处捣乱破坏、与社会为敌才能“天门已天”,才能走进天国世界,并且这一天门“不久张”,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向弟子们“张开”,驱使他们大张旗鼓地走出去讲“真相”,散发反动宣传品,制造种种妖言,给社会造成危害。

  二是拉拢和诱骗。打、拉相济是李洪志的一贯伎俩,在2017年李洪志所发的三篇《贺词》中表现的较为突出。为达到这一点,李洪志在9月2日的《致日本法会》中先是吹嘘“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并说“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让信徒们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才能心甘情愿地被他精神控制,为他去讲真相。为了突出信徒们的责任和使命,李洪志还在《致巴黎欧洲法会的贺词》中进一步诱骗道:“大法弟子是人类的希望,而且是唯一的希望。”由此可见,李洪志为对大法弟子们进行精神控制,将拉拢蒙骗的种种手段用尽。

  三是精神控制。为了更好地对信徒们进行精神控制,以便让更多的信徒去“找真相”搞破坏,李洪志仍然没有忘记让信徒们“学法”“修炼”的老问题。为此在9月2日《致日本法会》中要求“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才能完成一切。在《致巴黎欧洲法会的贺词》中强调,“唯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事情”。看来李洪志十分清楚让信徒好好“学法”“修炼”,才能将其精神进行控制;只有让信徒们“找真相”“救度众生”,才能为自己和“法轮功”邪教组织换来苟延之机。不然,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指挥棒就不灵了。

  四是捣乱破坏。李洪志以“救度众生”为借口,让信徒们走出去“讲真相”搞破坏,这也是李洪志的拿手好戏。李洪志在8月26日《致法国法会》中先是“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让信徒们感受危机感,接着是让他们“完成好救人的使命”,让他们在感受紧急感和危机感的同时,去用“找真相”、搞破坏的方式去完成使命,其用心何其毒也。

  三、新邪说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邪教主要长期对信徒们进行精神控制,就必须不断用新的邪说来满足他们异想天开的精神需求。李洪志在4月25日《讲法》中有三个新邪说,蒙骗信徒们跟着自己继续走,以便对他们进行长期的精神控制。

  1、外星人说。关于外星人的问题,这是世界上无数科学家都在关注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世界上的科学家没有一人能证实有外星人存在,但也没有一位科学家否认外星人存在的可能性,因而,外星人的存在还是一种有待破解和探索研究的问题。

  李洪志这位邪教主是什么都能造谣的,因为他知道越是人们没有发现的问题,他说出来就越能骗人。在这次《讲法》中,李洪志说外星人“它是宇宙最底层不好的垃圾堆里产生的生命,在宇宙的生命看来他们都是其丑无比”。李洪志不仅说外星人的存在,还说有较高的科技水平和能力,可以利用电脑控制和干预人类。外星人为什么这么干呢?“因为他想占领人的身体,对人的大脑结构它已经垂涎三尺”。并且会对人类的电脑“它的终端在外星人那控制哪,全都去那里。”看来李洪志编造的外星人还颇有本事,李洪志吹牛也很有本事!

  2、法正人间过渡说。李洪志在以往的“讲法”或“经文”中每次都欺骗弟子“正法就要结束”,或是说弟子们已经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了”。这次“讲法”却冒出一向“法正人间过渡”说。他说,“师父也是从法理上给你们讲一讲,宇宙正法到了今天这一步,真的是走到了最后,而且已经向法正人间过渡了”。至于如何过渡,需要多长时间了,李洪志都没有说。但他在“讲法”中却强调,“我刚才说宇宙正法已经在后期基本结束的状态,向法正人间在过渡了”,他要求信徒们“所以这个时期大家更应该做好;不要前功尽弃;不要在做错;也不要被自己的显示心标新立异、各种各样的执着带着你再做哪些糊涂事。”其目的是继续对他们进行精神控制。

  3、神立体看世界说。任何一种邪教都是拿神来说事的,“法轮功”邪教也不例外。李洪志用神说事已是惯伎,而这次《讲法》中说“神的眼睛是立体看世界”。他说“迷在这个世界中,谁也看不到真实情况”。为什么呢?他说“人的眼睛是平面看世界,那神的眼睛是立体的看世界”,“看世界的每一个层面的整体情况”。人如何看世界的呢?他说“人的眼睛只能看到世界的表面”而且“连自身的整体都看不清”。“你只能看到你的表面,这个局限性很大”。神怎么呢?他说“那神,大家知道,他是不能修的”为什么呢?“他什么都看见了还叫修吗?这不叫修了。”因为神立体看世界就会什么都知道,“他一眼看上去就看到了你这个人层层粒子构成的身体整体”,并且“你的身体有多少层你都看不见,可神一眼就看见了”。李洪志还恐吓信徒们:“有时候大法弟子在我身边,你的一思一念,你的表现,我根本就不看你的表面,你的行为,我看你的真正那个动机,我看你真正的思想根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如此这般一段话,其目的就是让信徒们知道,我是神,你想什么,干什么,我都知道。可怜的信徒们上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贼船,就没有下来的可能了。

  四、新败露

  李洪志4月25日《讲法》表面看去虽是平淡无奇,可通过与学员对话却败露出众多问题,李洪志神坛的地位岌岌可危。

  1.弟子们不争气,卖东西搞传销。按照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歪理邪说,弟子们只能干好“学法、洪法、发正念”三件事,不能去理财、赚钱、做生意,只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否则就是常人。但是在这次“讲法”中,香港的弟子们却说:“大纪元同修去卖东西了,对这件事不理解”。大纪元时报的工作人员去卖东西这确实有些不务正业,这是给李洪志脸上抹黑。

  关于有的学员搞传销的问题,李洪志只能说,“现在的社会很复杂,大法弟子是走的一条很正的路,你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衡量他做正当的生意,还是不正当的。里面有没有欺骗行为。”看来李洪志对弟子们搞传销做生意是了解的,他没办法改变现实而已,只能显示无能为力。

  2.在修炼过程中有的弟子们也闹离婚。“法轮功”邪教的信徒们修炼一段时间后,就会进入痴迷状态,并自认为已不是常人,特别是妇妻双修者,更是自悟上层次、求圆满。至于双修者离婚之事是会影响“圆满”成神的,是不符合师父修炼要求的,也会影响渡人的。在“讲法”中,当弟子们提示“两位夫妻同修由于没有实修,遇事不能向内找而离婚了……离婚对他们修炼造成的后果是什么?他们还有机会修炼圆满吗?”等问题时,李洪志只能说,“原则上他们在修炼中修好没修好,这是他们修炼中的状态表现吧”。他无法制止信徒离婚,只能说“修炼对他们才是第一位的”“如果修得好是不影响的”。说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的清规戒律再难束缚信徒们了,李洪志这位大神的威力与尊严也日渐退却。

  3.弟子学法不认真,内部互相排斥。由于李洪志所说的“圆满”和“白日飞升”都没有让弟子见到,李洪志不断抛击新的邪说又苍白无力,没有实质性的为学员注入兴奋剂,久而久之厌倦情绪逐渐暴露出来,管理上的漏洞也纷纷出现。香港学员说:“新学员去佛学会学法反受到阻碍,没有学法风气。使人走进来也对大法不理解”。在传媒中的学员更是不争气。“很少发正念,一些学员尤其是年轻的,很少学法练功,思维很常人”等等,李洪志对此毫无良策,他只能搪塞其词地说:“这我早就知道了,我一直在观察这件事情。”看来他也是苦于无奈。三是学员内部矛盾重重。“有的同修由于不同意见,长期以来形成很大分歧,隔阂加深,当试图与双方合作时,却成为被排斥、发泄的对象”用李洪志的话说:“开会时大家在一起戗来戗去,严重的影响了你们该做的事情”。法轮功内部不团结,争权夺利,不好好修炼,已是不争的事实,李洪志也无力回天。

  4.外国人厌恶大陆二代学员。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精心策划和培养的“法轮功”二代学员在国内没有市场,他们只能将这些二代学员带到国外去。李洪志对此事欲哭无泪,他在“讲法”中说,“特别是大陆的大法弟子,自己的孩子小的时候带着修炼,一到大了就不管了,被常人社会这些东西吸引过去了”。这些二代学员在国外的情况怎样呢?李洪志说:“走到国外来了,也有的进入大纪元,新唐人媒体中来”。可是他们的表现并不能让李洪志满意,“长期不学法,长期带着党文化那种思想状态行为”。因此,“外国人对他们怎样,你意想不到,对他们简直是非常厌恶”。通过李洪志的言行说明,“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外国人眼里根本就没有地位,大陆去的“法轮功”学员在国外不合规矩,被外国人看不起,大陆去的二代学员在外国人那里“简直是非常厌恶”。

  5.活摘器官的谎言不攻自破。关于活摘器官的事情,“法轮功”邪教组织已经炒作了几年,包括李洪志本人在内都知道这是造谣生事,但是“法轮功”信徒们提出要美国白宫征签需要10万“法轮功”人员签名才起作用时,李洪志自知纸里包不住火,当要他们拿出具体数字和证据时,李洪志只能说:“没有办法拿到这么多凭据,你就没有说服力。”因为他知道,“在西方社会里是讲真凭实据,要讲看到你的证据的”;所以他告诫弟子们:“没有证据那你就是自己臆想,他们就认为你是想象的、不可信的,甚至于你是在夸大,你在撒谎。”这说明李洪志在美国白宫征签活摘器官要证据面前是很清醒的,他怕惹出更大的笑话,才严肃地对弟子们说“你说你有多少,你拿出病历来看看。张老三,李老四,干什么的,什么时候被摘的器官,什么时候修炼的,你能拿的出来吗?”既然拿不出来那就是假的,还是让李洪志的一番话告白了天下,真是不攻自破。

  6.“三退”造假不打自招。“法轮功”邪教组织自搞“三退”以来,一直在变换花样编造假名、假数据,目的是在西方主子那里邀功请赏。在这次“讲法”中,通过学员提出关于“三退”中遇到的问题,便知其造假的手段及其数字的真假了。学员提出:“有的同修帮助众生起名字三退”,这首先说明名字是“法轮功”信徒们编造的。然后说的“名字不能够及时的登记到大纪元三退网站,一年多堆积了几千多名字”。此语道出了这名学员一年制造的假名是“堆积了几千个名字”。看来每个“法轮功”学员每年要编造“几千个名字”搞“三退”。由此可见,“法轮功”邪教的大纪元三退网站每年搞的天文数字就是由此而来的。李洪志对此事仍是初衷不改,他说,“我告诉大家,你们不能忽视了退党这件事。非常关键!”看来搞“三退”对李洪志来说是十分关键的,就是要在西方主子那边证实其邪教组织残余势力的存在,还能给中国社会造成危害,以赢得西方主子的欢心。那些造假数字是难以准确的,李洪志只能抛出神来解决,于是他说“那退党的人数,神也在算计着哪”。神来统计的“数字”也就不攻自破了。

  7.弟子们出现病业状态,李洪志不管不顾

  李洪志自1992年传法之日起就吹嘘练“法轮功”是祛病健身,修炼成神,成为不坏之躯的。可是弟子们多年的练功却没有人成为金钢之躯,因不吃药不看医生而使病情恶化,早早死去的比比皆是。在4月25日的“法会上,学员们提出了三种病业状况,李洪志的回答含糊其词,无能为力。

  一是弟子提出“身边不少同修出现倒退现象而不自知,有些同修相继出现病业状态”时,李洪志却说“修炼如初,必成”,你要像刚练功时“心情激动地不行,下定了恒心一定修好”!“你要能一直在你的修炼过程中保持到最后”。言外之意是说,你没有保持刚练功时的热情,所以你出问题了,不干我的事。

  二是当学员提出“越往高处修话越少”怎么办时,李洪志明知有些人因修炼“法轮功”而呆滞,不说话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他却说:“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不同,没关系,话少就把话都用在该说的地方吧”。李洪志是不管学员死活的,你不说话更好,这样倒给“法轮功”邪教组织多了一些顺服工具。

  三是有些学员因病不能去做“三件事”。在这次法会中,当学员提到:“还有一部分学员自身干扰很大,出现不同程度病业,影响到做三件事。怎样帮助这部分同修”时,李洪志并没有关心这部分“出现不同病业”的弟子,也没有告诉他们治病的方法,而是将病业的根源转嫁给“旧势力”。他说:“自始至终,旧势力都不让大法弟子修炼环境中平静”。李洪志避而不谈治病或是无法为其医治,而是说“旧势力不放过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他不仅强调是旧势力做怪,而且还将责任推给了学员自己。

  8.神韵演出无效果,不能进入主流社。在“法会”上,当学员们提出:“今年的神韵推广中,各地的不少做法和主流社会的理念差距大”时,李洪志感慨万千,暴露了神韵演出的落败现象。一是票价低,“都是五块钱一张、十块钱、十五块钱,最高的票价二十五块钱”很廉价,可是结果呢?“好几年,连纽约市的影响都没打开”。二是效果很差。李洪志说,“那些人看的高兴了又吹口哨又叫,看完了哈哈一笑啥事没有了”。看来神韵演出在美国还没市场,还不能被美国人接受,并且“有的人还说中国秀怎么没有舞狮子哪?他的欣赏水平在那呢,演完后什么用都没有”。说明效果是很差的。三是没有进入主流社会。李洪志面对神韵演效果不佳,无人欣赏的现实,提出“只有打开主流社会的门,才能使整个社会打开”。为什么呢?李洪志说,“五块钱一张票,演了好几年,六千人的剧场,有时候一连演半个月,都不起作用,连纽约都没打开”,这是李洪志讲的实话,也是肺腑之言。

  9.大纪元负责人自行其事。《大纪元时报》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机关报,其发行量是很大的。他们的报业人员练功及办报精神如何,在这次法会中通过学员的提问败露出很多问题。学员提出:“大纪元负责人打着帮助大纪元的旗号,说的做的想的不是一样的行为,实际是沉迷于做个人生意,运用大法资源”。李洪志无能为力地说,“大纪元总体上是健康发展,存在着一些修炼人不应有的东西。”看来李洪志心知肚明,只是拿他们没有办法。于是说,“我早就知道,看到了”,并要求提问题的学员“你们真的了解情况可以反映给佛学会”。由此说明,李洪志已不是过去那种一手遮天的佛主了,对大纪元负责人自行其事的问题只能视而不见了。

  10.有些学员更改神韵的宣传材料,与李洪志对着干。从这次“讲法”中还可以看出,不仅是大纪元的负责人不循规蹈矩,而且一般学员也能与李洪志对着干。当学员们反映“有些地区的学员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品位更改神韵推广材料中的设计和文稿,影响神韵的高档品牌形象”时,李洪志气急败坏地说,“你要改神韵的东西,在常人社会中那是违反法律的”。为显示自己的威严,他又说,“你最起码作为修炼人,那是师父定下来的东西,你也不能随便改吧?”可是事实并非如此,李洪志说:“你做的事老是和师父做的不对茬,师父要向东做,你老向西做。”这无意中说明了有些学员已不听李洪志的指挥,已经与李洪志对着干了。

  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2017年,在闹闹腾腾中已经过去,从李洪志2017年所发“经文”不难看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深刻体验。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