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评论

“法轮功”在法律面前的惨败

2018年02月13日 09:32    作者:凤鸣    来源:最美山城
【字体:
[打印本页]

  李洪志在《转法轮》中说:“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这是没有问题的。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李洪志口口声声说“法轮大法”是至高无上的,人间的一切法律都无法限制他及其弟子。但是,“法轮功”却经常诬告滥诉,试图依靠人间的法律来“维权”,不过,“法轮功”屡屡败诉,遭受法律之剑的迎头痛击。

  ——七年滥诉,最终告败。2001年11月3日,加拿大《华侨时报》刊登一篇批评法沦功的文章,“法轮功”以“诽谤”为由起诉《华侨时报》,官司打了七年之久以“法轮功”败诉而告终。法院判决,““法轮功”是一个有争论的运动。这种运动不接受批评言论。”

  曾记否,1998年11月,《重庆晚报》因刊发一篇揭露“法轮功”的文章,“法轮功”组织300余名习练者静坐示威围攻重庆日报社,并威胁说:“如果不道歉,将集体发功,使洪水像当年水漫金山寺那样淹没重庆日报社,使地球提前毁灭”。事实证明,“法轮功”除了采取下三滥的手段威胁恐吓外,真正与人对薄公堂,却无法赢得法律的庇护。

  ——六记鞭刑,败得很惨。据新加坡《海峡时报》1月20日报道,一中国公民因在新加坡地铁高架桥柱非法张贴“法轮功”宣传标语,被判两个月监禁及六记鞭刑。

  嫌疑人高兵(译音)系“法轮功”学员,他于2014年8月21日用黑色记号笔在沿新加坡芽笼区东大一道的地铁高架立柱上用中文书写“法轮大法好”等内容,还留下了手机号(按,新加坡地铁公司为修复立柱污迹花费了300美金)。一周后,高兵又在属于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部门的芽笼区罗笼22号的一个信号控制箱上书写“法轮功”宣传标语。

  妖言惑众本就该揍,新加坡法院这次没有给喜欢胡搅蛮缠的“法轮功”半点辩驳的机会。“法轮功”不是说“讲真相”在国外大受欢迎么,弟子怎么会遭受六记鞭刑?“法轮功”声称在国内被“迫害”,可在国外同样被痛恨又作何解释?弟子被鞭刑,还不敢声张,无疑比滥诉失败更惨。

  ——状告媒体,屡诉屡败。2015年6月11日,非盈利性机构“法轮大法性命双修中心”针对俄联邦ren-tv电视台网站登载题为《伊热夫斯克拘留一邪教头目》的文章向哈莫夫尼基区法院起诉。经审理,法院认定原告证据不足,诉求缺乏合理性,判其败诉。“法轮大法性命双修中心”不服此判决,向莫斯科市法院提起上诉,再次败诉。

  “法轮功”滥诉最终失败的案例还有很多,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美国旧金山中华总商会因““法轮功””暗藏“政治动机”,自2006年起连续三年拒绝其参与旧金山中国农历新年游行,““法轮功””因此把中华总商会告上法庭。中华总商会的决定受到了美国法院的支持。

  ——2011年5月19号,11名美国及中国的“法轮功”人员,联合向在加州圣何塞市的美国联邦法庭提交了一份诉状,指控世界最大的网络设备制造商——美国思科公司帮助中国政府设计和维护一套名为“金盾”的网络监控系统。根据美国“法院新闻网”(Courthousenews.com)9月9日报道,加州圣何塞的美国地区法院法官爱德华·戴维拉(Edward Davila)做出判决,驳回“法轮功”成员对美国思科公司的诉讼。

  ——摩尔多瓦司法部因拒绝为““法轮功””注册、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因公开批评““法轮功””、原澳大利亚外长唐纳因签发法令禁止““法轮功””在大使馆前滋事,都被““法轮功””告上了法庭。2016年12月21日,摩尔多瓦共和国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取缔本国法沦功组织,该判决于2017年2月生效。

  摩尔多瓦取缔“法轮功”组织

  “法轮功”不仅屡诉屡败,被诉也经常惨败。

  据《凯风网》综合环球时报、星岛日报消息,“法轮功”办的《大纪元时报》因诽谤澳洲华商黄向墨,黄向墨先生于2016年4月向法院起诉。2016年6月,经双方律师调解,《大纪元时报》正式向黄先生作出巨额赔偿及道歉。

  据《凯风网》报道,今年5月12日,“法轮功”在美国纽约大搞游行,招摇过市,妄图显示其所谓的“受世界各国民众欢迎的繁荣景象”,不想弄巧成拙,引起台湾原住民邹族(台湾原住民的一支)的愤慨和抗议。台湾阿里山乡公所为此专门发出严正谴责声明,“法轮功”在百般抵赖不成的情况下,不得不灰溜溜的发声明道歉。

  “法轮功”如同疯狗一般,喜欢到处乱咬,看清其真面目的人都对此不屑一顾。如果要较真,估计“法轮功”被诉致败的新闻还不止这么多。

  滥诉失败,被诉也败,事实证明,邪恶是斗不过法律的,邪教“法轮功”在正义面前始终会低头。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