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评论

互联网环境下一般舆情与邪教传播的比较

2018年01月12日 10:44    作者:悦望    来源:京都之声
【字体:
[打印本页]

  不可否认,当前相当部分人已不再通过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来获取信息。个体每天习惯性的接触网络信息的方式多是移动终端(如手机、平板电脑),从上述手机上网的超高比例即显著体现了移动网络孕育的巨大能量。有论者认为:“从接触网络内容(应用)的角度分析,个体主要通过搜索引擎、门户网站、移动APP或社会化应用接触网络信息”[1]。对于在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数字土著”的年轻人就更是如此。互联网传播必将继续驱动信息传播的创新发展,引出像共享经济、众筹等超越期望的颠覆式创新。 

  但我们也应看到,互联网环境下邪教应对与一般舆情引导相比存在一定的差异,且其有效性在于切中要害,对症下药,故关于两者之间的差异分析将会对网上邪教应对提供些许思考。 

  舆情是一定社会空间内,围绕中介性社会事件的发生、发展和变化,作为主体的民众对作为客体的社会管理者及其政治取向产生和持有的社会政治态度。定义中的关键字勾勒出舆情的关键性特征。结合文献,其与邪教传播相比在以下几方面形成边界。 

  (1)时间跨度 

  因舆情与中介性社会事件相伴,常带有较强的实效性和变化规律,故由某个社会事件引发的网上舆情时间跨度相对短暂,其引导过程强调第一时间,抢占舆论先机和主动权。而网上邪教背后对应一个个破坏性膜拜团体,这些组织的生存周期显然与某一社会事件不能相提并论,邪教应对更见长于持久的博弈和对抗。 

  (2)参与群体 

  网上舆情的主题五花八门,不同兴趣点的上网者相叠加就可能延伸至全体网民,他们都可能充当潜在的参与者。因此,针对参与群体的引导,有按消极舆情的人数规模来区分对待的方法。网络邪教访问常客的类型却单纯一些:可分为邪教组织成员和亲邪教媒体的网民两类,而存在成为信徒风险的后一类则是网络反邪教的重点。 

  (3)开放程度 

  舆情引导强调公开透明,最大程度满足公众知情权,解疑释惑,压制社会谣言,防止舆论失控。经典的谣言公式R=I×A[12]显示事件的重要性(I-Importance)和其模糊性(A-Ambiguity)是控制谣言的两个直接变量。英国危机管理专家迈克尔.里杰斯特曾表示在透明度日益增大的时代里,一个组织发生危机后与公众进行合适沟通的关键作用[13]。反观网络邪教应对,完全采用广播式的信息公开化反而可能引起“无辜”网民的关注,上升为邪教主题的社会事件,增加应对难度。因此网络反邪教具有很强的靶向性,在特定网络空间针对参与群体的应对和引导更为现实。 

  (4)形成机制 

  网络舆情均因事而起,以热点事件触发,进而促成网络环境下网民个体言论碎片的累积与规模性震荡。每一位公众的发言像是以不同角度有感而发的命题作文。网上邪教对应非分散个体而是集中组织,形成有预谋的系列化行动,消息有组织和关联,且更青睐利用隐晦表达和暗示等媒介宣传手段渗透出某个邪教组织的意愿。 

  【参考文献】 

   [1]于德山.共识与分歧:网络舆论的信息传播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5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