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评论

给别人赶鬼的他 却赶不走自己的鬼

2017年12月06日 11:26    作者:    来源:中国反邪教
【字体:
[打印本页]

  2012年9月,记者走进陕西省渭南监狱,采访了当时正在服刑中的原“门徒会”总会第三任“主执”陈某荣。面对法律的制裁,这个昔日的邪教头目早已“光环”不再,已经悔悟的他,为我们揭开了邪教“门徒会”欺骗信徒、聚敛钱财的种种内幕。

 

△邪教组织“门徒会”三任教首

  向熟人下手,教主也是被家族式传教拉入邪教 

  陈某荣家住秦岭山区旬阳县,那里偏僻落后,信息闭塞,信教的人比较多,“门徒会”建立者季三保最早就在那一带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传教”,发展了众多信徒。据陈某荣讲,“信教”者很多都是家族式的,他家就有爷爷、父母、大哥、二嫂等十几口人“信教”。

 

尽管后来曾身为教主,但陈某荣起初也是一个典型的受骗者。

  作为一名小学教师,他曾坚守授业传道的师德,教育学生不要相信迷信。作为一个乡村知识分子,他曾瞧不起那些“信教”的,认为他们思想愚昧。作为“门徒会”家庭中的一员,他曾力抵家人拉拢,甚至把回家当作一种煎熬,周末宁愿去学生家家访也不愿回家。

 

  △在墙上悬挂“红十字旗”(组织内部称是“得胜旗”)是“门徒会”的标志之一

 

△“门徒会”一般用白头巾、白手帕等蒙头组织活动

  但是,他还是没抵住母亲经常哭哭啼啼的劝说。用他的话说,终于放弃了做人的原则,加入了“门徒会”。但他还是觉得这是对教师职业的亵渎,于是主动提出辞去了教师职务。

  在讲述这段心路历程时,陈某荣特别用“被动接受”四个字进行了总结。他说,从起初思想上的坚决抗拒,到最后碍于亲情的被动接受,这里面有“门徒会”传教都是打着信耶稣的旗号难以辨识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家族式传教的危害。家人亲朋是最容易拉拢的对象,“门徒会”传播的主要方式就是向熟人下手,亲戚传亲戚,朋友传朋友。 

  两任教主先后死亡,“门徒会”一度陷入瘫痪 

  由于有文化基础,陈某荣很快得到“门徒会”第一任教首季三保的重用,加入不到一年,就在1989年季三保宣告成立“门徒会”组织、拣选“十二门徒”时进入组织“高层”。

  在“门徒会”内部,组织非常严密,有名为“七七建制”的组织体系,即组织分总会、大会、分会、小分会、点会、教会、聚会点七级,每级下设7个单位,季三保为总会的会长。参加该会的信徒之间不说真实姓名及地址,各级组织非常隐秘。

 

  不过,在“门徒会”建立的第二年,季三保和另一头目许明朝就被判刑入狱。分散在各地的总会成员各自为政,局面混乱。再后来,季三保出车祸身亡,第二任教主蔚世强患癌病死,许明朝又慑于法律不敢出来活动,“门徒会”一度陷入瘫痪。

  但邪教组织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死灰复燃的机会。在“门徒会”内部最为涣散的时候,曾经介绍陈某荣与季三保相识的许明朝召集总会会议,力推陈某荣担任总会负责人,陈某荣当场推脱,许明朝便让他推荐一个人,推荐不出来就自己干,最终陈某荣还是不干,这个会不欢而散。讲到这里的时候,陈某荣用“骑上虎背踩上高跷”来形容当时被迫无奈的心情。后来,许明朝只能让陈某荣和另一人一起,三人各负责一片。

  那段时间,许明朝给陈某荣下达的指令他不听,于是陈某荣身上一旦有生病、失窃等坏事发生,许明朝就说是因为他不接受任命造成的。陈某荣病得最严重的一次,是2001年腊月“门徒会”在陕西省勉县开所谓的“年终总会交流会”期间,他发着高烧,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总会成员们围坐在陈某荣床前,你一言我一句,说现在“教会一盘散沙,你得这病肯定是耶稣在管教你”。

  于是,陈某荣就这样被拉着当上了“门徒会”的第三任教主。

  在讲述“门徒会”成员退教这一话题时,陈某荣讲了他不愿意当教主的原因。他说,季三保死后,“三赎”神话破灭,有不少人不再相信“门徒会”而选择退出,他当时也想退出去,并且自己负案在逃,已深感心力交瘁,根本没有心思当这收拾残局的教主。

  事后陈某荣也确实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最终为此付出了被判刑十三年的代价。

  “祷告治病”害死父亲,教主成邪教危害的最大“见证” 

  “祷告祛病”是“门徒会”最吸引信众的地方,也是门徒会最坑人、害人的地方,更是“门徒会”之所以被称为邪教的典型标志所在。为了诱骗人们加入,该组织最惯用的伎俩就是编造神迹,到处拉人作所谓的“见证”。作为“门徒会”教首的陈某荣,自然知道这其中包含了多少鬼把戏。在与记者的交谈中,他也揭开了邪教组织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门徒会”的“见证”主要是为了神化季三保,在该组织拼凑的《闪光的灵程》一书中,“记载”了很多季三保“三赎赐福”、“祷告治病”的神迹,比如号称治好过瞎子、瘫子,能使死人复活,家里的庄稼不施肥、不打农药却比别人家长得好等等。作为“门徒会”“高层”里的“文化人”,陈某荣是最早整理《闪光的灵程》的四位人员之一,初稿是他整理撰写的,“三赎基督”这个名词也是这次确定下来的。

  但陈某荣说,他并没有负责搜集《闪光的灵程》里的“事迹”,因此好多“作见证”说病好了的事例,他自己写起来都心虚。特别是他亲眼见过季三保等人给一个仅仅因得了疥疮引起发烧的壮小伙祷告治病,结果导致其贻误病情死亡这件事,让他感觉再写季三保怎么神奇更加违心。

 

  △因轻信“门徒会”鼓吹的“祷告就能治病”歪理邪说,不少人延误病情最终不幸去世。

  后来,陈某荣又相继见证了“门徒会”的一系列“高层”乱象。

  比如,最讽刺的就是,季三保这个所谓的“基督的化身”、“神的儿子”,竟然遭遇车祸死了! 

  “既是神的儿子,上苍干啥去了?耶酥干啥去了?连他都不能保护吗?”陈某荣说,当时同车坐了四个人,其他人都只是受了点小伤,唯独季三保在车祸中丧生,这让他怎么也想不通。

  “神既然能保佑信教的人都平安,能够保佑每一个信徒都平安,为何就不能保佑自己的儿子平安?!那是你自己的儿子啊,那是你自己差到世上来的基督啊,为什么不保佑他?! ”现实让陈某荣感到无法接受。

  另一件颇为讽刺的事,是第二任教主蔚世强“祷告祛病”无效,结果患癌病死。 

  以前,蔚世强经常对信徒们讲,他的“祷告”把好多医院里治不好的病人从死神手上拉了回来,虽然信徒们未真眼所见,但对“主执”也是佩服不已,因为他们相信“主执”是不会说瞎话的。

  然而,在1997年前后,蔚世强查出患上了乙肝。原本这并不是什么要命的病,但蔚世强等人选择“祷告祛病”,结果一拖再拖,发展成肝癌。此时,门徒会“高层”和蔚世强本人对“祷告祛病”也彻底绝望了,但为了让其他信徒不对“祷告”产生怀疑,他们开始秘密给蔚世强求医治病,先后去过西安、北京等大医院,但因为拖得太久,医生也已经无力回天,最终在花费了信徒们数十万“奉献款”后,还是去世了。

  而对陈某荣触动最大的事,就是因“祷告治病”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作为第三任“主执”,陈某荣坦诚对“祷告祛病”也不是真的相信,但作为“高层”,他又不能否认这一说法。因为很多信徒都是冲着“门徒会”宣扬的这一点才加入组织的。

  彷徨之间,悲剧发生了。

  事情发生在十几年前,陈某荣的父亲给果树剪枝,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导致大腿骨折。当时正在外地指导筹建“大会”的陈某荣得知后,心里也很是着急。但他第一选择不是安排父亲就医,而是电话通知家人及一些在旬阳的信徒一块为父亲“祷告”。

  原本,腿骨骨折不算是什么大病,但众人的数日“祷告”不但没有一丝效果,反而让老人备受折磨。当得知再“祷告”也不可能把骨头接上,老人直喊着要去医院。可“主执”的家人怎么能上医院呢?更何况“祷告”也是“主执”的安排,哪个信徒也不敢违背。所以,任凭老人怎么嚷着就医也无人理睬,众人依旧坚持“祷告”。

  这样做当然是徒劳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由于骨伤感染,老人高烧不退。当“祷告”效果传到陈某荣那里,他也意识到这样下去很危险,但又不能亲口说让把父亲送到医院。于是,焦急和矛盾之下,他决定回家一趟。

  但不幸的是,在回家途中,陈某荣就收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这也成为他一生中最大的憾事。

  “给别人赶鬼,却把自己的鬼赶不走。”陈某荣至今懊悔不已。而这,也成了这位昔日的教主给“门徒会”所谓“见证”下的最准确的定义。组织“高层”人人心中有鬼,个个装神弄鬼,信徒们沉迷于这样的组织,也就注定了最终以悲剧收场。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