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观天下

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2018年05月07日 13:46    作者:    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图片故事)(1)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前)和工友晏成文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巡护。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2)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左)在向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周边的巫溪县双阳乡双阳村村民宣传森林保护相关知识。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3)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利用巡护间隙喝水。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4)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右)和工友晏成文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巡护。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5)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前)和工友晏成文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巡护。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6)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左)和工友晏成文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巡护。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7)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巡护。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8)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左)和工友晏成文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利用巡护间隙吃午餐。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9)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巡护。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图片故事)(10)护林员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

    5月4日,宾元鹏(左)和工友晏成文在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巡护。位于重庆市巫溪县的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湖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的余脉,有着30余万亩森林,林木茂密,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三峡库区北边重要的生态屏障。

    今年59岁的宾元鹏是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内白果林场的一名护林员,从事护林工作已有26年。他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巡护和宣传,防止偷砍盗伐、森林火灾及非法狩猎等情况的发生。阴条岭一带地势陡峭、天气变幻多端,给巡护管理带来了不少困难。但宾元鹏从来没有懈怠,他和工友经常都是一大早就出发,钻进森林里巡护,直到天黑才出来,有时甚至在森林里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巡山……

    在宾元鹏看来,护林员的工作是一份伟大的事业:“既能保护生态,又能造福子孙后代。”在他和工友们的努力下,阴条岭地区的水源涵养、土壤保育等效果得到了很大提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明显减少。 26年来,宾元鹏“以山为伴,以树为友”。2018年11月,他将从护林员的岗位上退休。宾元鹏说:“我很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但同时我也很期待,退休后终于可以好好陪陪老伴了。”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