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重庆

80岁老人诗里的乡愁

2017年10月13日 14:30    作者:江飞波    来源:慢新闻-重庆晚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慢新闻-重庆晚报消息,三线建设是指1964年至1980年间,在中国中西部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设施建设。

  “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是那个时代的号召,作为三线建设重点区域的重庆,来自全国各地的熟练技工、科技人才和管理人员扎根重庆、扎根西南的群山中,支援三线建设。史海钩沉,工业化奠基时代渐渐远去,三线建设也已成为历史,作为工业遗产的重庆三线厂如今是什么样子,曾经的三线人、三线子弟又过着怎样的生活?

  慢新闻—重庆晚报推出《老重庆·三线厂记忆》系列报道,挖掘当年重庆三线建设历史,回顾那段峥嵘岁月,了解尘封在那个特殊年代的人和事。

 

  △陈象斌站在老旧的红岩机器厂厂房前

  在重庆北碚区歇马镇的红岩社区可以听到居民们说三种方言:无锡方言、河南话和重庆话。

  1965年,火车拉到菜园坝,轮船运到朝天门,1800多位江苏无锡动力机厂和河南洛阳拖拉机配件厂的职工,以及近2000名随迁家属汇聚在了北碚歇马镇,迁建成了新的三线企业——红岩机器厂。几十年演变,老一辈的无锡人和洛阳人依然说的是家乡语言,而他们的后代已逐渐演变成重庆崽儿——涮火锅、说重庆话。

  荒废厂房下是紫红色砂岩

 

  △陈象斌散步在老厂区

  红岩机器厂300多亩厂区里野草疯长,蔓藤爬满一栋栋老旧的厂房。

  “现在只剩我们一组留守人员,这几天在忙着准备各种手续资料,将厂职工住房的物业移交给政府部门,今后将由专业公司来对职工住房进行物业管理。”在工厂总务科大楼里,留守的两名工作人员对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说,红岩机器厂的事越来越少了。

  红岩机器厂主要生产柴油发电机组,工厂早已在2005年破产,几千名职工和家属中的大部分陆续迁回无锡及洛阳原籍。“现在红岩社区大概还有1200多名留下来的职工和家属,其中洛阳的要多一些,约有700人留在了这里。”红岩社区主任杨建庭介绍,他自己也是一名三线二代,4岁那年跟随父母从洛阳坐火车到重庆,工厂破产后转到社区工作。

  杨建庭说话还是一口河南口音,只不过到重庆时年龄尚小,对红岩机器厂建厂投产等诸多重大厂史并不清楚。同住在红岩社区,今年80岁的陈象斌,是最早一批到达、参与建厂的元老级员工之一,1997年退休时是厂总务科副科长、党支部书记。从洛阳拖拉机配件厂到重庆红岩机器厂,陈象斌一共工作了40多年,既是当年诸多三线建设者中的一员,也是红岩机器厂兴衰往事的亲历者。

 

  △1982年1月,红岩机器厂干部培训结业留影,中排左八为陈象斌。

  “1965年2月3日,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大年初二,当天本来是要去拜年的,洛阳拖拉机配件厂领导突然找我谈话,说是有紧急任务,让我准备一下马上去西南地区出差。”陈象斌回忆,因为1964年底厂里有组织职工学习,说当时国际形势比较紧张,号召大家要听从组织安排,去艰苦的地方支援建设,所以职工都有心理准备。“当时有纪律,也不能多问,我就和爱人简单交代了一下,坐上厂里的汽车,车子陆续接了10多个负责基建的职工,急匆匆上了火车。火车启动后带队的给大家发车票,这才知道要来重庆。”

  1965年2月5日晚,陈象斌等十多位工人到达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当晚安顿在招待所,第二天到达红岩机器厂建设现场指挥部,当即开始投入工作。红岩机器厂厂志记载:指挥部是由当时的第八工业部、重庆市委、建筑工程公司、无锡动力机厂和洛阳拖拉机配件厂共同抽调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组成,新厂选址在原先北碚钢厂旧址周边。

 

  △如今厂区内巨大的金属加工车间被驾校租来练车、学车。

  因为厂址基岩和《红岩》小说描述的一样,也是紫红色砂岩,并认为“红岩”寓意好,决定取名红岩机器厂。

  同时进行的还有两个厂的搬迁工作。

  1965年5月,无锡动力机厂开始宣布内迁名单,当年共有1491名职工及1658名家属,从江苏江阴乘船至重庆;河南洛阳拖拉机配件厂的内迁更早一些,339名职工和304名家属在1965年4月6日启程,乘坐专列赶赴重庆。

【责任编辑:孙明明】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