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邪教

生活在恋童癖邪教头目魔爪下的十年

2017年12月07日 15:49    作者:    来源:凯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据《澳大利亚每日邮报》2017年2月24日报道,澳大利亚邪教“圣沙尔贝勒团”为教主威廉·凯姆操纵,他打着圣母玛利亚的旗号,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同时对信徒实施严苛的教规管制。日前,澳大利亚克莱尔 ·阿什曼女士披露了她和8个子女逃脱邪教及与之抗争的痛苦经历,特别是那不堪回首的10年性奴生活。

  

  克莱尔 ·阿什曼逃离之前,在威廉·凯姆的末日邪教餐桌前,与其前夫合影

  1997年,克莱尔·阿什曼女士受到前夫裹挟,加入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瑙拉的邪教组织。该邪教是澳大利亚著名的末日邪教“圣沙尔贝勒团”(Order of St Charbel),绰号为“鹅卵石”(Little Pebble),由教主威廉·凯姆(William Kamm)领导。阿什曼女士向《澳大利亚每日邮报》回忆了她身陷邪教的不幸与痛苦,并通过自身经历,号召大众要勇敢地拒绝邪教、脱离邪教,如此才能追求美好的生活。

  一、走错路的启蒙:生活在教会阴影下的童年

  深陷恋童癖布道者凯姆之手,并非阿什曼第一次与宗教邪教打交道。童年的记忆里,阿什曼并没有多少父母给予的欢爱,相反她从小在一个非常严格的教会“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生活长大。她说,“教会以善意开始,却最终成为公开的邪教”。

  自从7岁起,她回到父母身边,生活依然在教会的控制下。“平日,很少与外面的世界联系,唯一来到住所的人就是教会信徒。每周仅有的走出家门,也是去墨尔本进行弥撒”。作为一个孩子,阿什曼相信,如果她的父母允许她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那么后来也不会加入凯姆的邪教组织。

  

  阿什曼第一次婚礼照片

  二、搭错车的婚姻:遇到被邪教洗脑的前夫

  阿什曼在家中遇见她的第一任丈夫,他来到家中为阿什曼和她的姊妹们做家教。18岁时,阿什曼嫁给了31岁的这个男人,并搬到墨尔本。阿什曼回忆说:“我结婚,是因为我迷失、缺乏安全感,没有生活的方向。当他谈起结婚时,我想这会是一个好主意,我希望他会照顾我,给予我幸福”。然而,生活却与阿什曼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本来她想要一种自给自足的生活,但自从前夫拜见教主凯姆后,一切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凯姆宣扬,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圣母玛利亚选择他在世界末日后,为地球繁殖新生的人类。凯姆的邪说成功将阿什曼的前夫洗脑,他认为“凯姆已获得圣母玛利亚的许可,即凯姆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天经地义”,于是他决定卖掉房子,强迫妻子和孩子从墨尔本迁到瑙拉,搬入凯姆所在地。就这样,夫妇两人用了8年时间脱离支配阿什曼童年时代的教会,然而又义无反顾地步入凯姆的邪教。

  

  威廉·凯姆,绰号为“鹅卵石”(Little Pebble),恋童癖邪教教主

  三、被管制的生活:见证邪教教主的荒淫罪恶

  凯姆在40英亩的房车公园(Caravan park)建立他的邪教组织,并且拥有许可执照,获准让更多人居住。“我一看到那个地方,我的心中就会充满憎恨。”阿什曼说,“我和丈夫的房间被铁丝网包围,与孩子的房间相邻。孩子们的房间也被铁丝网包围,教会欺骗我们说,那是为了保护我们免受外界干扰。我们必须一天三次做弥撒,每次1小时”。同时,根据要求,阿什曼必须遵守严格的着装规定。她说,“从脖子到膝盖以下,我必须遮盖,袖子要过肘。”

  教主凯姆则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虔诚的人,为圣母玛利亚做事。但阿什曼发现,凯姆拥有特权,不必与教内其他人一样遵守严格的教规,其生活方式完全不和圣经描述的一样。当她向凯姆就此提出质疑时,她遭到了斥责,被认为是“麻烦制造者”。阿什曼说:“按照圣经,婚前应禁止性生活,女人也禁止参加舞会或饮酒诱惑男人。但凯姆却每次与多达10个女人发生性关系,甚至包括16岁的女孩”。

  然而许多人深受凯姆蛊惑,并未看穿他恋童癖的真面目。阿什曼说:“我想一些父母为把女儿献给凯姆当王后而感到骄傲!我认为他们在为自己寻求荣耀”。终于有一天不幸来临,凯姆将魔爪伸向了她8个孩子中的一个,阿什曼认为这是世界上最为糟糕的事情。为此,阿什曼只好把孩子藏了起来,但她自己却不敢离开,因为“我的丈夫从不想离开。并且,凯姆警告我,虽然我随时都可按自己的意愿离开,但我将被车撞或死于癌症,那是上帝的惩罚”。

  凯姆预言,第一次世界末日在1986年哈雷彗星回归时,之后又预言在世纪之交,但每一次世界末日均未能来临。然而,凯姆总能找到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他告诉信徒,我们由于上帝的怜悯而幸免,因为有足够多的人在正确的时间祈祷,以阻止世界末日来临。”阿什曼说,“我们每次被告知,上帝在检验我们的忠诚。”甚至在凯姆被控告性侵未成年女孩时,凯姆还在欺骗他的信徒说,那是上帝在检验他的忠诚,他不会坐牢。

  

  阿什曼离开邪教后再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幸福”

  四、脱离后的新生:希望用经历警示世人

  2006年,阿什曼成功逃离邪教,至此她已在其中生活近10年。她承认,自己并没有在外面世界的生活经验,必须与孩子们迎头赶上,一起迎接新生活的挑战。自从离开两个邪教组织后,阿什曼遇到真爱然后再婚。她的家庭现在住在布里斯班,日子幸福美满。她希望通过讲述她的故事,鼓励其他弱势人群避免像她一样陷入困境。

  “邪教往往会选择从人的弱点下手,这是每个人应该警惕的。她说,“每个人需要加入的应该是一个拥有共同思想或者共同爱好的团体,而不是邪教。同时,应该保持善良,乐于助人。如果在你的生活中,某人处于脆弱之时,你能向他们伸出帮助之手,或者提供一个温暖的拥抱,那么他们就不会通过那些邪教获得安慰”。

  阿什曼相信,目前在澳大利亚活跃着3000个左右的邪教组织。一部分邪教处在遥远地区,教徒群住在一起;另外一部分邪教,则是家庭独处且仅与其他信徒秘密联系,像她的童年一样。“如果我在一个正常的童年时代长大,如果我获准上学,看电视或读报纸,如果我被教导有关世界的情况,我就不会被凯姆诱骗。但是这些我都没有,我在社会经验方面充满着天真,并且缺乏生存的技能”。这应该就是阿什曼感触最为深刻的教训。

  凯姆于2005年被判入狱,但目前仍继续通过一个网站传播着他的思想和教义。我们不禁要问: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