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法轮功”站长“消业”送命

2017年12月05日 14:46    作者:黄虹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字体:
[打印本页]
  

  刘新原来的工作单位

  2016年7月13日,细雨蒙蒙,辽宁省丹东市中心医院急救室,医护人员正在通过心脏按压抢救着一位心衰的患者,半个小时之后,医生宣布该患者因心衰死亡。患者家属哭喊道“你有病不去医院,消的哪门子业啊?”。这位死者就是辽宁省五龙金矿矿区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刘新。

 

  刘新原来的工作单位

  2017年9月,我们来到了五龙金矿社区。见到社区主任邹红,了解刘新从“练功”到“消业”直至死亡的整个过程。

  邹红向我们介绍:刘新生于1952年,是大连的知青,上山下乡到了丹东市一个偏远的乡村。1977年恢复高考,考入了丹东的一所中专,中专毕业之后,被分配在五龙金矿的技术处工作,从技术员一直做到高级工程师。

  邹红惋惜地告诉我们,本来五龙金矿是把刘新作为中青年技术骨干重点培养的,可是刘新在1996年一次中专同学聚会中,被一位同学蛊惑加习练了“法轮功”。矿区比较偏僻封闭,刘新是这个地区第一个习练“法轮功”的,既是召集人又是发起人,自然成为了“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由于刘新是五龙金矿为数不多的高工,可信度较高,经过他的发展,金矿家属区当时练功人数已达百人。连一些附近的农民也加入了练功的行列。刘新就在矿区职工俱乐部门前的广场作为练功的地点。他每天忙于发放“法轮功”书籍、录像带和教学员练功,多次受到丹东“法轮功”头目的表扬。

 

  原来金矿矿区练功地点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矿区大部分“法轮功”习练者都退了出来,但是刘新的练功活动却转入了地下。他为了躲避家人,把李洪志的照片用镜框镶好放在了自己家的镜子后面,下了班就出去参加“弘法”、“护法”活动。就这样一直到2009年,五龙金矿组织技术干部进行了一次体检,医生诊断刘新患有早期心衰。诊断意见上写“刘新由于心脏的收缩功能和舒张功能发生障碍,不能将静脉回心血量充分排出心脏,导致静脉系统血液淤积,动脉系统血液灌注不足,从而引起心脏循环障碍症候群,此种障碍症候群集中表现为肺淤血、腔静脉淤血。”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但刘新当时就拒绝了。由于他是高级工程师,医疗、疗养的费用由五龙金矿这一央企全额负担,这么优越的医疗条件,他却放弃治疗,医生感到迷惑不解。

 自那次体检之后不久,刘新的身体确实大不如以前,他经常出现阵发性夜间呼吸困难,运动耐力下降,时常乏力。社区在一次走访时,亲眼见到了刘新的女儿劝他去医院治病的全过程。他女儿说:你看社区干部也在,你赶紧去医院,有病不能耽搁,而且你是百分之百的报销,今天下午就开车送你。刘新坚决不去医院,而且振振有词地告诉女儿:“师父”说了,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就是“业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你欠了债就得还。你们凡人不懂,这段时间是“业力”作用,只要自己安心“消业”,专心“弘法”、“护法”,身体自然就好了。

  2013年刘新退休。由于心衰,他的腹部和腿部出现了水肿。一天早餐过后,他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密了,呼吸困难,眼眶和嘴唇已经成乌紫色,胸部和背部钻心地痛,他实在忍不住了,疼得在床上打滚,他的妻子和女儿要送他去医院,他却手指镜子后面的李洪志的画像大喊:你们谁都别动我,我这是在“消业”,“师父”救…救…我啊……话音未落,便昏死过去。后来,女儿把他送进了医院,医院检查时发现,刘新不但心脏增大,颈静脉充盈,而且肝大了,并出现了下垂性水肿和腹部腹水。医生建议住院治疗。

刘新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坚持要回家。女儿实在拧不过他,就把他带回了家。回家后,刘新仍一心念李洪志的“经文”。医院给他开了药,他坚决不吃,当地的医生给他打针,他坚决反对。他对家人说:“吃了药就是积攒了‘业力’”。他还神秘地告诉女儿,身体浮肿其实就是练功的效果,这说明我的‘业力’已经由里及表,马上就排出来了。他的说法十分荒唐,一位曾经满腹经纶的高级工程师,被邪教“法轮功”洗脑后已经愚不可及。刘新本应卧床休息,但他不遵医嘱,偷偷跑到附近的村屯去“弘法”。社区干部多次登门配合家属对他进行开导,但是刘新听不进任何劝说。此时的刘新已经不再看除“法轮功”以外的任何书、报纸和电视,在他的世界里,只有练功、“学法”、修炼,与亲人、社会之间筑起一道无形的墙。

  邹红告诉我们,“消业”的悲剧就发生在2016年7月10日夜里。这天晚饭之后,刘新突发呼吸困难,喘息不止,频繁咳嗽并咯出大量粉红色泡沫状的痰,呼吸只是喘气不能呼气了。他当时烦躁不安,不能开口说话,有明显的恐惧感。家人从他求生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悔意。社区干部帮助联系了120,以最快的速度将他送到了丹东市中心医院。

  急救医生将刘新的老伴和女儿叫到了医生办公室,指责她们为什么拖了这么长时间才来治疗,母女无言以对。医生告诉她们,由于耽搁的时间太长,已经出现广泛性心肌梗死、心室流出道梗阻、肺动脉主干或大分支梗塞,病情十分危险,

 

  刘新生前居住的金矿小区

  虽然医院经过七天的全力抢救,但是刘新还是走了,享年64岁。

  刘新痴迷邪教“法轮功” ,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