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台湾之旅差点要了姑姑的命

2017年09月12日 15:12    作者:许 强    来源:晨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如今,旅游成了一种时尚,很多人都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但是,外面的世界并不都那么精彩,姑母的一次台湾之旅,就给她的人生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到现在也没散去……

  我叫许强,今年32岁,是四平市一家私企的职工。我姑母叫许波,今年64岁,家住四平市铁西区仁兴街园北社区,退休前是四平市红嘴高新开发区某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由于工作期间过于劳累,休息少,姑母害上了神经性头痛,经常整夜睡不着觉,去了几家医院治疗,效果都不明显。

  2011年夏天,姑父建议姑母去台湾游玩散心,在野柳地质公园,姑母遇到了一群台湾法轮功人员,他们举着法轮功标语,对游客进行拉拢引诱,极力宣扬“真善忍”的歪理邪说和法轮功能治病的谬论,还千方百计宣扬大陆的阴暗面,破坏大陆形象,很多人都对他们避而远之。

  姑母在取缔法轮功在之前曾经习练过一段,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后,就不再习练了。她已经被病痛折磨了十余年,这次来台湾,就是为了缓解紧张的精神状态,旅游散散心,听到有人宣传“真善忍”,就和那些人多说了几句,想了解一下情况,这正中了他们的下怀,于是他们拿起看家本领,大肆鼓吹“法轮功”的所谓神奇。说自己的师父神通如何如何广大,还说姑母的头痛就是因为不再习练法轮功造成的,这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姑母多年积下来的“业”,练功不但能把“业”消了,还能上更高的层次,取得圆满。

  听到这些人说得头头是道,姑母兴奋异常,急切地想知道怎样练功才能尽快根除病痛,于是这些人拿出一本书,说这是练习大法的基础,回去以后要每天按照书上说的认真练习,接着,又有一个人神秘兮兮地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光碟,悄声对姑母说,这是国外法轮功网站的网址,回大陆以后,按照上面的提示操作,就能看到师父的最新教导,每天按照师父的教导做事,功力就会飞速提升。还说:师父有无数“法身”,你的一切行为都在师父的注视之下,尽心做好师父交代的事,“业”自然就消了。

  回来的时候,姑母把这两样东西贴身揣好,躲开了安检,到家以后,她找来旧挂历,将书工工整整地包了起来,又买来纸笔,将每一天的学习心得都记在本子上。不久,姑母在广场又结识了同样习练法轮功的阎某,从此二人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学习,并在阎某的授意下,到外地花高价私刻了一枚反动印章,在人民币上印上反动标语,和阎某一起将这样的钱拿出去花,进行邪教宣传。

  由于姑母把心思都花在了“消业”上,家里的事都放在了脑后,姑父下班后,连一口热饭都吃不上。看到整天魂不守舍的姑母,姑父很后悔,旅游不但没有减轻姑母的病痛,还沾染上了邪教,真是祸不单行。

  2015年6月的一天清晨,姑母就像以往那样,打算趁天还没亮,去早市搞邪教宣传,可是还没等走出家门,持续的劳累和精神压力,使她瘫倒在了客厅,听到响声以后,姑父赶紧起来,打电话叫来120救护车,将姑母送到了医院,经诊断,姑母由于长期生活不规律,患上了严重的低血糖,多亏及时送到医院救治,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执迷不悟的姑母还在死抱着法轮功的信条不放,称姑父是“魔”,坏了她的好事,好不容易消的“业”又会重新回到身上,哭着要和姑父断亲情。

  无奈之下,姑父找到了社区反邪教志愿者,通过志愿者的帮教,终于将姑母从邪教的魔爪中拉了回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调理和姑父的精心照料,姑母的血糖逐渐恢复了正常,头疼病也减轻了许多。回想起那段经历,姑母仍然觉得后怕,感觉自己的性命差点搭在了法轮功手里。现在,当姑母身边的一些姐妹想要去台湾、香港旅游,姑母都第一时间跑去告诫老姐妹们:旅游时,千万不要相信法轮功宣传的鬼话,要真正享受旅游带来的快乐!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