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黄纯娟:还我丈夫还我家

2017年09月12日 15:10    作者:黄纯娟    来源:凯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我是广西苍梧县人,原本夫妻恩爱,孝敬老人,疼爱孩子,家里是穷点,但也过得踏实心安,但是自从我和我丈夫伍柱标相继相信“全能神”之后,就让我们失去了理智,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现在让我后悔莫及。

  2006年,我丈夫在南海打工,在一个老乡的介绍下加入了“全能神”组织,在他的极力鼓动下,我也跟着信了。自此以后,我和丈夫就开始变得聚少离多。因着“传福音”的需要,我们两个人经常变换电话号码,见面也少,就算在一起,也很少再谈论家里的事,谈的说的,都是“要如何敬奉神、侍奉神的事。”原本很疼爱孩子的我,也不再牵挂在老家的孩子,以往一发工资就想着给老家寄伙食费,现在一发工资就想着要敬奉神,把工资拿出来奉献给神家,因为神的作工快要结束了,快点预备善行,要以神家的利益为重,于是我就基本不管家庭了。这六年来,我总共为神奉献了三万多元,现在两手空空,啥都没有了,别人家都建起楼层了,可我的家婆和两个孩子至今还是住在原来的平房里,家里除了一部亲戚送的电视机外,再也找不出一件像样的家具。信了“全能神”以后,不但让我几年来辛辛苦苦挣的钱“奉献”出来了,还让我变得六亲不认,别说平时很少再给父母、孩子打电话了,就连逢年过节也极少回家与家人团聚,亲戚朋友间也没有来往,因为那时我们都认为他们没有信全能神,都是撒旦,没有共同的话题。特别是2010年回家那一次,小儿子见了我都不认识我了,对着我说“你是谁?怎么来我家?”,家公、家婆很气愤地骂我们俩不务正业,变得傻傻的。那时我就想着没事的,“全能神”要我们忍痛割爱,只有忍痛割爱才能得到拯救。

  2012年12月21日前,“全能神”组织里发短信给我们,让我们转发出去,其中有一条内容是“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人。”我接收到短信后就立即转发给自己的亲朋好友。那时的我,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拯救,更是努力地急着出去传福音。短信上说世界末日到来要黑三天三夜,我还去买了两只手电筒、热水壶、食物等,连门都不敢出,睡觉也不安稳,几次都从恶梦中被吓醒,醒来以来就跪在地上不断地祷告,企求“全能神”的拯救。三天过后,我发现一切如常,黑三天三夜也没有来,但是那时心里只想着顺服神,根本不敢怀疑神,所以,就算世界末日没有来,自己还是一样继续按照“神家”的指示去做事,现在回想起来,真的觉得自己很傻、很可笑!

  因为我在“神家”里面表现比较积极、活跃,“上级带领”就安排我负责两个聚会点(一个可算作是小排),自从当上“排长”后,我更加积极主动了。“全能神”说出去传福音就是尽最大的本分,还说要维护神的利益,以神的工作为第一,以自己的生活为次。因此,为了出去传福音,我就经常请假或旷工。为了不让人发现,我就按要求用暗语和兄弟姐妹们联系,出去参加聚会时,我也不敢穿平时自己喜欢的衣服,出门前还要乔装打扮一下,鬼鬼祟祟、神经兮兮的,害怕被别人认出来。

  俗话说:养儿防老。可是,我的丈夫伍柱标自2010年9月回来看过家人以后,六年多来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父亲患病在家,卧病在床,不仅没有回来照顾过一天,甚至连个电话问候都没有,直至2014年4月15日,我的家公身患重病不幸去世,都未曾见到他的儿子,含恨离开了人世。我也曾试着问两个儿子:“如果以后见到你爸爸了,你们会怎样对他?”大儿子说:“妈妈你说怎么样对他就怎么样对他,我听你的。”小儿子说:“我的爸爸死了,我没有爸爸,把他从家里赶出去!”听了两个儿子的回答,我的心就像被针刺了般难受。

  往事不堪回首,想想自己没信“全能神”之前,健谈开朗,对父母孝顺,疼爱孩子,善待丈夫,常跟别人说心里话,算得上是个好儿媳、好母亲、好妻子。是“全能神”把我害惨了,让我对人不能说真话,甚至欺骗别人自己的老公患癌症死了,上不孝父母,下不养孩子,变得六亲不认,整天躲来躲去,偷偷摸摸,每天都生活在“全能神”制造的恐怖当中,我的丈夫更是至今杳无音讯,让我的家变得不像家。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怪当时自己不清醒,中了全能神的蛊惑,更是邪教“全能神”夺走了我的丈夫,夺走了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如今,为了维持生计,我不得不一个人外出打工,留下体弱多病的家婆带着两个还读小学的儿子在老家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责任编辑:】

网上举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